关闭 家电网微信二维码

首页| 新闻| 产品| Discover| 智能手表| 数字家庭| 智能盒子| 空调| 电冰箱| 洗衣机| 厨房卫浴| 生活电器| 专题| 微发现| 标签| 论坛| @家电网

首页| 新闻| 产品| Discover| 智能手表| 数字家庭| 智能盒子| 空调| 电冰箱| 洗衣机| 厨房卫浴| 生活电器| 专题| 微发现| 标签| 论坛| @家电网

首页 新闻频道 行业新闻 正文

64岁孙正义自我检讨:为贪图暴利而感到羞愧

字号:TT 2022-08-10 09:12 来源:快科技

家电网-HEA.CN报道:如今来看,全球资本市场的动荡、各国监管的收紧、美联储加息、新冠疫情等不确定性因素所带来的影响,可能还将会使这场风暴持续。

以前的孙正义,曾在软银内部工作会议中告诉员工:创业公司的估值仍在飙升,你们的投资还不够激进。

然而就在今年的8月8日,64岁的孙正义作为软银CEO的身份公开进行自我检讨。在这场被他形容为“令人沮丧”的新闻发布会,他对外坦诚道:我为自己过去贪图暴利而感到羞愧。

此外,他还公开质疑愿景基金的“搜寻独角兽”投资策略。他说,本想利用这个基金为其300年长远发展规划打下基础。“如果我们单方面追求我们的愿景,我们就有溃败的风险,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避免这种情况。”

简短却又很无奈的几句话,似乎证实了孙正义那以激进著称的全球投资策略,正在失效。

近几日软银巨亏的消息,在科技互联网圈引起巨大的反响,孙正义再次吃下自己种下的苦果。

根据财报的各项数据显示,2021财年巨亏1.7万亿日元,2022财年一季度软银净亏损3.16万亿日元,一季度投资亏损2.83万亿日元,其中两只愿景基金亏损2.91万亿日元。。。。。曾经是科技互联网业投资巨头的软银,目前已经沦为科技股衰退的头号输家。

自2017年以来,愿景基金已经向初创公司投资了超过1350亿美元。2021年,该基金向183家公司投资了380亿美元。但过去一年多以来,软银“水逆”不断:WeWork在IPO前夕倒下、Uber和Slack流血上市、卫星公司OneWeb破产、阿里市值暴跌。。。。

界面新闻曾报道,WeWork暴雷后,软银与PIF等LP的矛盾真正爆发。愿景基金2期不再把中东两大金主(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PIF和扎比穆巴达拉投资公司)列入LP名单,没有外部融资成就了孙正义的独断专行。

这也导致,愿景基金2期的表现要比历经风波的愿景基金1期更差。

据《华尔街日报》统计,到今年5月份目前为止,在软银通过愿景基金2期进行的209笔投资中,被投企业只进行了13宗上市交易,其中8家上市公司自今年年初以来市值下跌了33%以上,目前软银对这些上市公司的持股价值低于当初的原始投资额。

反观愿景基金1期,截至去年12月31日,基金已投入资本的59%已经实现退出,投资组合中近三分之一的IPO都于2021年第四季度成功完成。

华尔街日报评论称,如果不是孙正义私欲爆棚,愿景基金本可以推进得更好。

软银投资大溃败:去年亏掉1397亿,今年3个月巨亏1465亿

8月8日,软银发布截至2022年6月的一季度财报,业绩报告显示,一季度软银净亏损3.16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80亿元),与之相比,今年1-3月,软银集团净亏损2.1万亿日元。

也就是说,此次已经是软银连续两个季度出现亏损,并且这次亏损还创下有史以来最大的季度亏损。

巨额亏损的主要来源,依然是两只软银愿景基金的未实现投资损益。

在这笔巨额亏损中,愿景基金出现了2.91万亿日元(约1465亿人民币)的亏损。截至6月底,软银愿景两期基金均未回本。

 

具体来看,截至2022年6月末,软银愿景一期基金持有80个投资项目,在第一季度对已有标的进行了0.6亿美元的投资追加。一季度,一期基金实现亏损(净额)305亿日元;被投组合估值损失(未实现)1.22万亿日元。

软银愿景二期基金则在一季度进行了21.1亿美元的新投资以及对现有投资项目的追加,截至6月末该基金持有投资组合269家;在一季度实现了33亿日元的投资收益,被投资组合的估值损失(未实现)约1.33万亿日元。

具体到个股方面,亏损较多的公司包括阿里、韩国电商股Coupang公司、商汤科技、外卖平台DoorDash,贝壳找房、Wework、机器人公司AutoStore Holdings Ltd、人工智能公司SenseTime Group Inc等。

目前软银愿景一、二期基金,以及软银拉丁美洲基金共计在全球投资了473家企业。软银方面表示,已将旗下两只愿景基金的未上市资产价值减记了1.14万亿日元。

根据软银提交的文件,孙正义和他的团队去年通过软银的愿景二期基金向183家公司总共投资了380亿美元。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愿景二期基金持有的269家公司的股份价值372亿美元,而收购成本为482亿美元。

实际上,投资亏损的困境,在去年的全年财报中,已大有显现。

今年5月12日,软银公布了2021财年(2021年4月1日-2022年3月31日)年报。财报显示,2021财年软银集团净亏损约1.7万亿日元(约合131.2亿美元,899亿元人民币)。其中,软银集团旗下负责投资业务的愿景基金亏损2.64万亿日元(约262亿美元,1397亿元人民币),创下亏损纪录。

软银巨额亏损的原因,主要还是其持有的上市投资组合公司的股价下跌。

自2021年以来,中概股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危机,牵连国内科技股也持续走低,多数公司股价腰斩。

软银集团持有的多家互联网企业,毫无疑问也出现了大幅度股价下跌。

仅仅在今年一季度,韩国电商Coupang股价较其上市价格跌幅超70%;滴滴出行股价则在过去半年跌幅超80%;阿里巴巴股价下跌超50%。此外,东南亚出行巨头Grab下跌80%、美国食品配送公司DoorDash下跌48%。

去年的财报显示,愿景基金一期前三大亏损来自滴滴、Wework、Grab。

而愿景基金二期的前三大亏损来自Wework、京东物流和叮咚买菜。

受到投资价值的影响,软银在投资方面也在收缩。

2021财年。软银共进行了5.2万亿日元(约462亿美元)的投资。其中,每个季度的投资金额依次为209亿美元,128亿美元,104亿美元和25亿美元,呈逐渐减少的趋势,四季度仅仅投资了25亿美元。

据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报道,软银在2021年急于将资金投入科技初创企业,因为看到金融和医疗健康等业务在疫情期间浮现出新机会。

随着这些投资开始出现损失,孙正义已经承诺收紧投资标准并保留现金以度过经济低迷时期。

危机背后的暗线:内部人事动荡、高管接连出走

投资业务的亏损是一方面,孙正义左膀右臂接连出走,或许也是这场财务危机背后的另一条暗线。

根据统计,近两年以来,软银内部的人事动荡与权利斗争一直在持续,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这里先说一个小背景。

2019年,软银成立愿景基金二期,该基金大部分由软银独立出资。2020年底,成长型股票大涨,软银从中获得巨大回报,其中美国外卖平台DoorDash和韩国电商Coupang的投资在峰值时利润超过350亿美元。

看到了成长型企业丰厚的投资回报率后,孙正义要求员工加快二期基金的投资速度。2021年,二期基金几乎每隔一天就会投资一家公司。为快速完成目标,软银也降低了对标的进行尽调和估值的要求。甚至有一项标准规定,只要至少有两家其他顶级风投投资的公司,软银就鼓励参与。

据报道,这种销售式的投资方式令大部分的高管不满,并引发了一系列的离职潮。其中,包括迪普·尼沙尔(Deep Nishar)、杰夫·豪森博尔德(Jeff Housenbold)和欧文·涂(Ervin Tu)在内的整个美国团队。

到今年1月初的时候,已在软银任职9年的软银集团首席运营官(COO)马塞洛 · 克劳尔(Marcelo Claure)也宣布离任。

在软银,克劳尔是孙正义最主要的副手,也是潜在的接班人之一。他曾在2019年Wework财务状况十分糟糕时出任其CEO,带领软银起死回生,可谓孙正义的左膀右臂。据《金融时报》报道,近10年来,每当软银的任何一笔投资出现问题,孙正义都会找他来商讨解决。

不过,这位功臣也曾被爆出假公济私的争议新闻,而他离职的原因是因为薪酬纠纷。有知情人士透露,克劳尔一直在和软银商讨离职安排,但克劳尔要求软银支付20亿美元的薪酬,软银无法接受。

克劳尔辞职后,米歇尔·康贝斯(Michel Combes)接任了他的职位。但上任仅仅5个月,软银又火速宣布米歇尔·康贝斯卸任,就这样康贝斯结束了自己5年的软银生涯。

在软银集团的前景变得扑朔迷离之际,离职潮仍在持续。

今年7月,软银集团执行副总裁、“愿景基金”CEO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也宣布淡出软银,放弃了在愿景基金的大部分头衔和工作职责,转而开创个人事业,成立自己的投资基金。

米斯拉的退出,是软银投资部门最高级别的管理人员离职。他曾是软银创始人孙正义的得力助手,也是软银的核心缔造者之一。

据界面新闻报道,米斯拉曾用桃色新闻逼走了自己老乡阿罗拉,并与软银COO克劳尔长期存在权力冲突。在软银内部,与他关系紧密的德意志银行男人帮在各类复杂金融交易中胡乱操盘,留下一地鸡毛。米斯拉一直是愿景基金激进战略的主要执行人,外界一度认为他会为2019年几桩重大决策失误负责。但孙正义于2021年春上演绝地反击之后,米斯拉稳固了地位,还再次开启了家乡独角兽扫货模式,6个月内用愿景2期在印度创造了至少4家独角兽公司。

至此,随着克劳尔、米斯拉退出,再加上去年已离职的软银集团首席战略官、高盛前高管佐护胜纪,曾被视为孙正义潜在的三位接班人,已全部出走。

除这三人之外,还有另一些知名人物近期从软银离职,包括软银集团的首席合规官,以及负责软银短暂成立的内部对冲基金的前德意志银行交易员。他们的离职原因各不相同。

今年8月,还有媒体报道称,软银愿景基金又有两名管理合伙人即将离职,分别为雅尼·皮皮尼斯(Yanni Pipilis)和穆尼什·瓦尔玛(Munish Varma)。

此前4月份,软银拉丁美洲基金的三位管理合伙人中,有两位离职。同月,愿景基金美国分部的负责人也离开了软银。

可以说,这两年的软银,内部几乎进行了一场高管大清洗,与此同时愿景基金的操盘手们也已走失大半。

2021年,曾主导DoorDash和OpenDoor投资的执行合伙人杰夫·霍森博德决定离职,管理合伙人范昆仑也在同一时间宣布离开。首席运营官鲁万·维拉塞克拉宣布退休,相继离职的还有愿景基金负责投资者关系的合伙人彭妮·博德尔、愿景基金英国首席风险官玛丽亚·汗。

从某种程度上,高层频繁的人事动荡,会进一步加剧业务的震荡。

对软银有汗马功劳的高层纷纷离任,是软银处于危险之中的信号。而这一波接一波的高管离职潮,正好碰上科技股暴跌,给软银愿景基金造成了历史性的损失。

大亏之下,软银开启疯狂抛售模式

巨亏之下的软银,已在开启疯狂“自救”模式。

“过去6个月里,软银旗下两个愿景基金的7万亿日元投资收益几乎被完全抹掉。损失创出了企业史上最大,我们对此的态度非常严肃。”

孙正义表示,软银现在将在整个集团范围内“大幅”削减成本,一方面大规模削减愿景基金的成本,另一方面削减成本的方式将不得不包括裁员。

他强调,对于现阶段的愿景基金而言主要策略为:提高对新投资的标准、提高当前投资组合的价值以及降低运营成本;并将继续运用自有资金、承担更大的风险,去追求愿景的目标。

据介绍,在最近一个季度,软银在其投资组合中减记了284家公司,仅增持了35家公司。孙正义称,软银正在严格限制新投资。并且,软银已开始谈判出售其在2017年收购的资产管理公司峰堡投资集团(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

在大力削减成本的背景下,财报发布当天,软银就火速出售其在线个人金融公司SoFi Technologies的部分或全部9%股份。

根据软银周一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软银在8月5日以7.99美元的加权平均价格出售了约540万股 SoFi Technologies股票。周一,它以平均 8.17 美元的价格又卖出了 670 万股SoFi Technologies股票。

除此之外,为筹集现金,软银已出售了所持网约车巨头Uber的全部剩余股份。去年,软银曾出售了所持Uber约1/3的股份,如今剩余的约2/3也被抛售一空。

据CNBC报道称,软银表示,它在4月至7月期间的某个时候以平均每股41.47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其持有的所有优步股份,平均每股成本为34.50美元,因此该公司是以盈利的方式出售优步股份。但软银并未透露此次出售Uber股票带来了多少收益,也没有说明具体出售了多少股份。

不过,软银方面透露,在4月至7月间,所出售的公司股票(包括Uber、在线房地产公司Opendoor、医疗保健公司 Guardant 和贝壳找房)共获得56亿美元的收益。

此前有外媒报道称,软银集团今年已通过远期合约的方式,出售了其持有的2.13亿股阿里巴巴股票,约占其持仓的1/3,预计套现约220亿美元。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软银已经把手上的阿里股票卖掉超过一半了。

结语

孙正义的投资遍及全球,这位“硅谷最有权势的投资人”改变了游戏规则,此时也面临着泡沫破裂带来的反噬。

如今来看,全球资本市场的动荡、各国监管的收紧、美联储加息、新冠疫情等不确定性因素所带来的影响,可能还将会使这场风暴持续。

与此同时,软银的亏损危机,远远没有结束。一向喜欢进攻的孙正义,此时也需要静下来认真思考:软银要如何防守。

(家电网® HEA.CN)

责任编辑:编辑F组

家电网微博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