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家电网微信二维码

首页| 新闻| 产品| Discover| 智能手表| 数字家庭| 智能盒子| 空调| 电冰箱| 洗衣机| 厨房卫浴| 生活电器| 专题| 微发现| 标签| 论坛| @家电网

首页| 新闻| 产品| Discover| 智能手表| 数字家庭| 智能盒子| 空调| 电冰箱| 洗衣机| 厨房卫浴| 生活电器| 专题| 微发现| 标签| 论坛| @家电网

首页 新闻频道 Insider深度内幕 观点个评 正文

银隆电池业务严重停滞 公交司机吐槽充电太麻烦

字号:TT 2018-05-30 09:14 作者:孟庆建 来源:证券时报 我要评论(0)

家电网-HEA.CN报道:2016年,格力电器欲收购银隆时,曾向投资者展示了非常乐观的发展形势。彼时银隆承诺,2016年、2017年、2018年的实际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2亿元、10亿元及14亿元。

银隆电池业务严重停滞 公交司机吐槽充电太麻烦

董明珠重金投入、执着力挺的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银隆”)近期暴露的问题层出不穷。

这家曾一度被格力电器拟斥资130亿元收购的公司,新投资的洛阳、成都等基地普遍还处在未完工状态,维持生产经营活动主要集中在珠海本部以及河北武安园区。

河北武安园区停工后,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银隆珠海本部调查获悉,银隆旗下新能源汽车生产还在继续。然而在喊出“大干红五月,全员保销售”的口号背后,银隆引以为傲的电池业务一个多月时间内基本停滞,相当一部分员工上班时间在打扫卫生。

汽车业务正常开工

珠海三灶镇,位于珠江入海口岸边,曾经偏远落后的海岛,近年来土地开发加速,主干道泥头车络绎不绝。

近年来,金湾区政府对新能源产业定义为核心产业,这里聚集了中兴新能源、三井、力派尔等近20多家汽车及配件企业,但坐落在距离金湾机场15公里的金湖路上的银隆是这里的主角。

2008年,魏银仓携银隆在珠海建设新能源产业园,成为珠海迈出进军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第一步。去年7月,银隆宣布,将新增总投资约200亿元,打造银隆新能源产业园和全国总部,规划约2400-5000亩用地,打造千亿级企业。

5月25日下午,金湾区日光火辣,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前往银隆珠海总部探访。位于金湖路的银隆产业园是银隆在金湾区首期征地330亩建设的厂区,呈正方形,长、宽各约460米。建设有行政楼,广通新能源汽车研发、制造、测试厂房,银隆电池生产厂房,仓库、员工宿舍等。

沿产业园走一圈,园区路边停放了很多银隆员工的私家车,厂区内叉车在装卸货物,有不少工作人员在走动。看得出这里开工正常。向园区内观察,内部停驻了数量众多的广通新能源汽车,主要是电动大巴和电动公交车,主要是银隆对外宣传的车型。

在厂区门口,不时有车辆开出进行路测,不少车身上贴着珠海公交的字眼。显然,这是为珠海公交集团准备的车辆。公开资料显示,各地公交集团是银隆主要客户。商业模式主要为租赁,2013年珠海公交订购银隆纯电动公交车500辆,此后石家庄公交订购银隆纯电动公交车900辆的大单。

厂区附近的“摩的”师傅称,这里一直在生产,很少有放假的时候。

电池业务订单锐减

珠海银隆的汽车生产一切正常,难道银隆在河北武安园区停产只是在局部地区业务停摆?

寻求入园采访未果后,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厂区外遇到一位身着“银隆新能源”工装的男性员工胡顺(化名),其刚刚从银隆园区走出,手拿一纸文件。搭话之后得知,他刚刚办理辞职手续,手里正是辞职报告,此前一年多时间,他在银隆电池生产线上班。

为何在“大干红五月”的时候离职?胡顺说,离职的原因就是银隆的电池业务出现了问题,最近两个月收入几乎减半。

“广通汽车生产还在继续,但是银隆电池业务出问题了,电池业务近一个多月时间开工很少,周一到周五,产线员工大部分时间在打扫卫生,仓库堆了很多电池。”胡顺表示,开工少直接导致工人收入下滑。因为收入是计件的,去年正常开工月薪约4000元,最近两个月收入只有2000多元。

随后,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又采访了胡顺一名工友,他也向记者证实了银隆珠海园区的电池业务的问题。他说:“河北银隆的电池业务年后就停工了,3月份从河北银隆抽调400多工人到珠海本部,3月份珠海银隆的电池产线工人达到700人。但是很快这里开工也少了,员工陆陆续续走了很多,当初从河北过来的一些人,很多都回去了。5月份就走了大概几十个人,现在还剩下300多人。”

据银隆官网介绍,目前银隆有9个产业园,包括在珠海、邯郸、石家庄、成都、兰州、天津、南京、洛阳的产业园,以及美国奥钛纳米科技有限公司。

银隆在珠海金湾产业园区拥有1条日产4000只圆柱钛酸锂动力电池生产线,1条日产400只软包装钛酸锂动力电池生产线;位于河北武安的工业园区拥有5条日产2500只及1条日产2300只的圆柱钛酸锂电池生产线。除此两地外,银隆没有基地生产钛酸锂电池,两地连续爆出问题后,可以合理推测,目前银隆钛酸锂电池基本在停滞状态。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多次致电银隆新能源高层,希望了解有关银隆新能源汽车以及电池业务的生产情况,但主要责任人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他表示:“现在接受任何采访都要上面批准,抱歉。”随即挂断电话。

骤然进入寒冬

2016年,格力电器欲收购银隆时,曾向投资者展示了非常乐观的发展形势。彼时银隆承诺,2016年、2017年、2018年的实际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2亿元、10亿元及14亿元。

现实并不乐观。2017年,银隆电动客车订单为6000余辆,实际销售3355辆纯电动客车,2016年的销售数据则为6200辆。未经审计的年报显示,银隆2017年营业收入为87.52亿元,净利润为2.68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67.94%。

今年一季度,银隆订单还在萎缩。而数据显示,2018年1-3月,全国新能源客车销量同比增长328%,客车行业的销售收入与销量呈现双增长态势。

在今年1-3月中国客车企业新能源客、公交车销量排行榜上,银隆的排名都为第七名,销量分别为499辆、475辆,而在3月份其新能源客车销量仅为68辆,公交车销量为45辆。珠海银隆的销量却遭遇了寒冬。

这与此前格力电器对银隆的预估有了较大差异。为何出现这种情况?银隆新能源汽车竞争力出现了什么问题?除了市场对银隆汽车钛酸锂技术路线的争议之外,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调整可能影响更加直接。

2016年之前,新能源客车往往能获得巨额补贴。在客车行业一度成为“骗补”的重灾区后,政府对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补贴重新进行了梳理和调整。对客车的补贴进一步细化,此前中央和地方1:1的补贴比例调整为:地方补贴不得超过中央的50%。不仅如此,新政中同时增加30000公里运营里程的申领条件,对事后监督趋于严格。

政策调整令客车市场形势剧变,银隆2014年、2015年以及2016年申报的国家补贴金额分别为5550万、10.16亿元、21.35亿元,三年累计超过30亿元,但是过去几年的利润远低于上述数字。

公交车司机:频繁充电太麻烦

在银隆的大本营珠海,一路可见不少由银隆子公司——珠海广通制造的电动公交车行驶在路上。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临近的公交站台,乘坐了广通汽车制造的公交车,并跟随到三灶镇公交汽车总站。

据公交司机介绍,其从去年开始驾驶广通制造的新能源汽车,电池支撑的行驶里程约在30KM左右,公交行驶完整路线约20公里,基本上每次到达公交总站就要充电,充电时间约15分钟。

在三灶镇公交总站,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看到全部公交车都是新能源汽车。在站内,有5个银隆的充电桩,每个到站的短途公交车都需要充电,5个充电位占用了整个车站的大部分空间,但充电仍需要排队等待,如果时间冲突,可能需要排队等待半小时才能完成充电。

谈到驾驶体验时,有司机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谈到:“这里短线公交车全部用广通新能源汽车,由于充电次数太频繁,每个司机都嫌麻烦。珠海主干线公交车201路也是电动公交车,但用的中兴新能源制造的,充满电后能续航两百多公里,要方便得多。”据了解,中兴新能源生产的电动公交车使用宁德时代生产的电池。

据报道,由于续航里程短导致公交车使用中的种种不便,河北省武安市已经将一些跑乡镇的银隆电动公交车又换回燃油公交车。这可能也解释了珠海银隆电池业务订单减少的原因。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银隆新能源公交客车在国内运营的城市已突破50个。不过电池业务生产的停滞也暴露出钛酸锂这一具有争议的技术路径在市场突破方面面临的问题。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点评珠海银隆遭遇问题时表示,银隆的快充钛酸锂的发展遭遇瓶颈,该技术仍然不被行业普遍看好,技术线路问题仍是最关键的投资选择,紧跟主流方向才能快速发展,目前看,主流的新能源技术是三元锂电池。

相关阅读:

【洛阳银隆项目闲置半年 代工厂已停止组装】

证券时报记者 赵耀

2017年,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曾三度造访中原古都洛阳,先后代表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银隆”)、格力电器签下300亿元的项目合作协议,其中包括银隆投资150亿元在洛阳高新区打造新能源产业园项目。

当年10月,银隆全资子公司洛阳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洛阳银隆”)注册成立,1个月后,银隆新能源(洛阳)产业园已迅速宣布开工建设。但如今时过半年,这个被洛阳市政府寄予厚望的明星项目基地仍是一片荒野,尚无开工迹象。

150亿项目半年未开工

5月26日,阴,车行至宁洛高速路段后,越来越浓重的沙尘让周边事物似乎都成了暗黄色。

丰李镇原属宜阳县,毗邻洛阳城区。因银隆、格力产业园等项目规划于此,丰李镇即被划规为洛阳市高新区管理。

正在积极建设中的丰李镇,出现了大片空地,俨然一副大型项目即将破土动工的样子。由于地面空旷面积大,又都没有进行防尘措施,风沙刮得人睁不开眼睛。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围绕空旷土地环视多次,除部分规划道路的项目标识外,并未找到带有“银隆”或“格力”字样的指示牌。

导航指引下,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来到位于丰李镇的洛阳银隆。路面指示标显示,洛阳银隆位于关林路与淮阳南路交汇处。沿关林路约5公里长的路段两侧,均为已平整过的空旷土地,面积合计约有两三千亩。

洛阳银隆大门前立有两块牌子,除“洛阳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项目指挥部”外,还有“格力电器(洛阳)有限公司项目指挥部”的标志。目前仅有一栋四层高的白色小楼,旁边还有一栋标识为宿舍的小型建筑。

早上9点多钟,十多辆由重卡载运的银隆公交车(均为新能源车)排列在洛阳银隆大门前,依次等待卸运后开入指挥部院内。楼前面积不大的广场上,整齐排列了三五十辆银隆公交车,其中一部分车体为绿色,已装有电子显示屏等配件,而另部分车体外表纯白,似为“半成品”。

项目指挥部在此,那么项目所在地是否就在附近?

经周边几名路人指认,围绕洛阳银隆的上述千亩空地,即为银隆在洛项目所在地。其中关林路以南地块为为银隆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而路北侧则规划为银隆电池生产厂区。

这么大的两块项目用地,为什么没有项目规划图或相应标识?

“一直都还没开建呢,估计(建筑设备)快要进场了吧。”项目地旁一个临时搭建的简易休息室内,一工作人员这样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

提及洛阳银隆项目,丰李镇居民耳熟能详。一村庄内的百货店老板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银隆项目用地早就平整好了,但不知为何迟迟没有动工开建。

“代工厂”停止组装

银隆在洛阳的项目还未开建,那停放在洛阳银隆的新能源公交车哪里来的?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几经辗转,找到了了解该项目情况的洛阳市相关政府人员。据称,银隆千亩项目用地已平整完毕,但目前确实没有开工建设。银隆在洛阳有进行简单的组装,是借用当地一家名为洛阳中集凌宇汽车有限公司(下称“中集凌宇”)的企业厂房进行生产。

公开资料显示,中集凌宇由中集汽车集团和洛阳宇通公司合资成立,主要产品包括工程车、液罐车、冷藏车、环卫车和环卫设备,是一家具有40余年汽车生产历史的企业。

从洛阳银隆出发,沿关林路向西约十多分钟车程,即可到达中集凌宇所在地。透过开放式围墙,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并未在厂区中发现银隆新能源公交车的身影。

洛阳银隆是否在中集凌宇借厂生产?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一名中集凌宇员工口中得到了肯定回答。据称,银隆新能源公交车此前确实在中集凌宇生产组装过一段时间,上个月生产还在继续,但不知为何目前已经停止了。

中集凌宇和洛阳银隆之间有着怎样的合作?双方合作已经解除了吗?采访过程中,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早前,洛阳银隆对外已发布招聘启事,招聘岗位除新能源客车、环卫车、物流车的销售部、事业部人员外,还包括180名生产工人和20名生产管理人员。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以应聘为名,拨打了招聘公告中的电话。对方表示,目前除环卫车销售人员外,暂不招收其他工种人员,而工作单位也不是洛阳银隆,而是洛阳当地一家环卫车生产企业。由于该企业与洛阳银隆的融合合作尚未实现,所以何时能进入银隆工作还是未知数。此后,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找来另一人以同样方式致电上述招聘人士时,对方谨慎强调其所在企业与洛阳银隆没有任何关系,而企业所在地即为中集凌宇厂址。

【格力换届与银隆命数】

证券时报记者 孟庆建

5月份,舆论对董明珠以及银隆的疑问明显增多。

有几个原因,一方面是被董明珠抬爱的银隆屡屡曝出问题,且始终没能拿出有说服力的市场产品;另一方面,格力电器换届在即,64岁的董明珠是否会退休也成为市场关注的问题。两方面看似独立,事实上疑问都指向了“铁娘子”董明珠。

董明珠自2001出任格力电器总裁,2012年5月接任董事长。格力电器在董明珠领导下成为中国最有竞争力的家电品牌之一,格力的成功也反哺了董明珠的个人影响力。

格力电器收购银隆遭否决,董明珠个人直接投资银隆,其在格力的影响力也渗透到了银隆。工商信息显示,目前魏银仓全资控股的珠海银隆投资控股集团仍为银隆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5.99%,董明珠为银隆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46%。

尽管银隆属于董明珠的个人投资,与格力电器无关,但随着她的加入,格力电器及其关联方至少在运营、采购等方面已然深度参与到了银隆的日常经营中。无论是在银隆珠海本部还是洛阳基地,两企业在生产、运营上关联颇多。

董明珠曾在格力电器审议收购珠海银隆时对中小股东表示:“3年时间销量上不去,就把魏银仓毙了”。在持续下滑的销量面前,银隆的高层管理团队自2017年7月以来已发生重大调整。

先是魏银仓辞任董事长,之后有格力背景的管理人员成为银隆多个核心业务部门分管副总裁。据悉,目前银隆共有7位副总裁,其中4位副总裁有格力履历,分别负责采购、财务、品质、生产技术等核心业务。这一系列的变革意味着董明珠对银隆的话语权增强。

除了人员的调整,银隆也利用“格力”品牌提高自身议价能力。比如在今年1月份,银隆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货款时,有多家供应商表示,从2016年3月格力电器提出收购珠海银隆至2016年11月收购终止期间,许多供应商的采购合同是与格力电器或珠海格力智能装备公司签订,但设备是供应给银隆。

如果是整车项目停滞不前尚不足以形成实质性冲击,那么电池业务下滑则很有可能成为银隆的致命伤,目前银隆电池技术处于分歧中。电池业务的下滑,显示出银隆引以为傲的技术优势至少在短时间内,并没有得到市场广泛认同。眼下的银隆,正需要董明珠个人影响力以及来自格力的支持。

然而,今年5月31日,格力电器就将迎来董事会换届时刻,64岁的董明珠去留成疑。此前,珠海国资委曾免去其在格力集团的相关职务。5月17日,董明珠在格力电器公开演讲时提到:“我认为我今天还很年轻,虽然我已经60多岁,但是我的心像25岁一样。”

“空调专家”格力已经在多元化上进行了多次尝试,如手机、汽车等,前不久还决定2017年度不分红,要砸500亿元投入到芯片市场。这些举措,不少人不理解甚至持怀疑态度,而董明珠在坚持。

今年的换届对董明珠而言,有可能艰险,对银隆而言,也至关重要。

(家电网® HEA.CN)

责任编辑:编辑A组

家电网微博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