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家电网微信二维码

首页| 新闻| 产品| Discover| 智能手表| 数字家庭| 智能盒子| 空调| 电冰箱| 洗衣机| 厨房卫浴| 生活电器| 专题| 微发现| 标签| 论坛| @家电网

首页| 新闻| 产品| Discover| 智能手表| 数字家庭| 智能盒子| 空调| 电冰箱| 洗衣机| 厨房卫浴| 生活电器| 专题| 微发现| 标签| 论坛| @家电网

首页 新闻频道 Insider深度内幕 观点个评 正文

历史证明 联想对互联网是叶公好龙

字号:TT 2014-08-26 18:40 作者:姜洪军 来源:网易财经 我要评论(0)

家电网-HEA.CN报道:在日前举办的2014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上,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演讲中直批互联网思维颠覆论。

编者按:在日前举办的2014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上,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演讲中直批互联网思维颠覆论,其中他提到:“近年,互联网概念被炒得火热,好像有了互联网就有了一切,互联网可以颠覆一切传统企业。前几天跟企业家朋友聊起来,大家都认为互联网概念被过分夸大了,以至于在社会上产生两种极端心态。一种是恐惧,觉得传统产业必将被互联网颠覆,怕自己跟不上时代的变化,眼看着生存空间被挤压,有些不知所措。而另一种就是浮躁,表现为迷信互联网,认为互联网包治百病,只有互联网公司才能成功。”随后,就有人批驳杨元庆的发言折射了联想集团对互联网精神理解的偏差。

我们今天不去做分析式的点评,我们继续讲故事,讲历史上联想集团怎样在互联网乃至移动互联网上起大早赶晚集的故事。

“在如此重大新闻面前无所作为,是我职业生涯的重大耻辱,也当然是FM365的耻辱。这种失误,是网站多少煞费苦心的专题和频道无法弥补的损失。第二天,当我知道这一切大发雷霆的时候,网站的领导和员工却一脸的茫然和冷漠,倒让我觉得自己像个跳梁小丑一般。”曾在联想FM365网站任信息服务事业群高级经理、内容主编的吕彤后来在《联想喘息》一书中这样回忆网站对911事件的漏报。

按照网站的管理制度,重大新闻漏报,是要对值班编辑处分。当时,FM365新闻频道的负责人李克勇对吕彤说:“算了吧,大家都不容易。也没有人看FM365了,咱们还较什么劲儿?!”

而仅仅一年前的2000年,包括柳传志、杨元庆在内的联想高管,会亲自过问FM365网站的细节问题,柳传志甚至以坐在FM365直播间,与网民进行在线互动为荣。

差点被百事可乐抢了风头

“4月18日,谁让我心动?”这句话加谢霆锋蓦然回首画面组成的广告,2000年4月12日一夜之间铺遍了北京、上海、广州三地的街头路牌。与此同时,主题相同的电视广告也在京沪穗三地电视台同步播出。

广告上没有其他信息,但有联系电话。

于是电话机主——联想公司接到了大量的谢霆锋粉丝打去的电话,咨询如何购买谢霆锋演唱会门票,因为他们把这则广告理解为谢霆锋将在4月18日开个人演唱会。

联想集团副总裁乔健心中暗喜,这证明她找对了形象代言人。此前公司掌门人柳传志曾对聘请谢霆锋做代言人颇有微词,2010年9月,柳传志曾回忆说,“实际上,我十几年来就不管具体业务了,但是十几年前我们出过一款新的产品,当时请的一个代言人叫谢霆锋。我闹了半天真不知道谢霆锋是谁,后来知道是那么一个人,当时我心里就挺不高兴。我当时把管事的人找来问,我说你怎么找谢霆锋当代言人?他跟我说,柳总,卖东西主要卖给年轻人,年轻人喜欢谢霆锋。”

从4月12日到18日短短几天的时间内,广州的近二十个有谢霆锋形象的灯箱路牌广告不翼而飞,北京白颐路上的一批广告招贴也被盗走。在4月17日晚,进行广告更换的时候,许多歌迷拥在施工现场翘首以待。

联想的谢霆锋广告吊足了大家的胃口,大家众望所归地等待着答案的揭晓。

然而,4月18日百事可乐在北京一家报刊发的彩色广告,差点把乔健从沸点扔进了冰点。百事可乐的广告很像谢霆锋广告的答案版,广告上是歌星王菲的半身像和一句广告语:“谁令你心动——百事令你心动!”在那段时间里,王菲曾与谢霆锋过往甚密。

乔健后来回忆,当时联想设计“谁让我心动?”的悬念广告时,起先计划让谢霆锋多保持几天神秘状,但考虑到可能会有竞争对手借机搭顺风车,于是就把时间缩短为6天。联想广告设计团队认为,对手在6天之内难以设计出路牌广告和电视广告,形不成相应的视觉冲击力。

但让联想意想不到的是,王菲所代言的百事可乐突然杀出。乔健事后有些“后怕”地回忆,“如果百事也在4月18日来个铺天盖地,人们的注意力必定被转移分散,联想一番功夫恐怕就要替他人做嫁衣了。”

万幸的是,准备充分的联想在4月18日全面推出了悬念揭晓广告——谢霆锋张臂迎接“真情互动 FM365.com”。联想FM365网站横空出世,赢得了当时世人的关注。

有媒体报道,网站开通日,谢霆锋到FM365去上了一天班,先是在新闻部象征性地按了一下鼠标,上传了一条新闻,然后到商务客服部门,接听了一个电话,他告诉电话那端的女孩子自己是谢霆锋,对方开始不信,然后激动万分。

对此很激动的还有包括柳传志、杨元庆在内的联想高管。

扔向互联网深潭的石子

联想掌门人柳传志曾说过:“制定战略的过程就像找路。当前面是草地、泥潭和道路混成一片无法区分的时候,我们要反反复复细心观察,然后小心翼翼地、轻手轻脚地去踩、去试。当踩过三步、五步、十步、二十步,证实了脚下踩的确实是坚实的黄土地的时候,则毫不犹豫,撒腿就跑。这个去观察、去踩、去试的过程是谨慎地制定战略的过程;而撒腿就跑则比喻的是坚决执行的过程。”

因此,联想在踏进互联网之前,步子迈得很小。

曾任四通集团总裁的段永基与柳传志是老朋友,他这样评价这一时期的柳传志:“柳总是想清楚了再干,这种思维方式在以前确保联想稳健发展,也使柳总个人度过许多大风大浪。但原则不是一成不变的,以前适用不等于今天适用。在新经济时代,好多事情是想不清楚的,这个时代的特征不再是大吃小或好吃坏,而是快吃慢,不允许‘一慢二看三通过’。 时代要求思维转变,有70%的把握但可以争取速度比有90%的把握但延缓时机,要好得多。”

柳传志自己并不认为联想进入互联网晚了。他说:“网络公司形成利润还有很长的路,资本市场能托多久,自有资金能否撑得住,很多公司过早跟风,根本不清楚凭什么赚钱或拿什么再融资。我做事的原则是,知道河对岸的目标,知道过河的方案,知道消耗多少资源。现在目标还在漂移,河水深浅还不是很清楚,拿不稳的事我都不做。”

1999年4月,柳传志向联想员工发出“互联网,你准备好了吗?”的信号。他此前曾经说过的:“希望通过1999年一年的准备,我们不光是一个网络产品的公司,而且以一个网络服务公司的形象出现。”

联想FM365网站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推出的,它建站的初衷是为联想天禧电脑用户提供定制的网上内容服务,从而在互联网接入设备、局端设备和网上内容服务等各个方面满足用户的需要。随着联想互联网战略的逐步深入,网上内容服务成为联想公司向互联网转型的一个关键点,这样FM365网站定位就随之发生了变化。联想计划利用FM365更好地利用其现有的、大量存在的客户资源,更直接地在网络经济的“注意力”上做文章,这个变化是联想当时转型的一个重要标志。

在FM365推出前后,柳传志在一个大会上讲,“宏观上讲,在近两年的实践中新经济的概念已逐渐形成,但新经济本身并未得到完整的实现,也就是说,不能画上句号。所谓画句号,是指网络经济中的主要内容:电子商务、网络服务和信息服务能够以利润的形式回报投资者。”

2000年8月23日,联想集团以价值3537万美元的有形资产入股赢时通,完成了当时中国互联网行业最大的购并,联想掌握了其40%的股份,成为赢时通单一最大股东。业务上,赢时通证券上网卡将与FM365 ISP捆绑推广,赢时通为FM365财经频道定制证券内容,为联想掌上电脑、PDA提供包括买卖股票和财经信息的“掌上大户室”的财经服务。柳传志表示:联想“不仅在信息产品方面做中国的著名品牌,在信息服务方面,联想也要成为中国的著名品牌”。

为了更好地推动FM365发展,联想还选定了当时该领域最强一家国际网站作为合作伙伴,这个合作伙伴在互联网历史上被称为门户网站的鼻祖。

狂烧钱后的迟疑

“用最红的人,做最红的广告,1年烧1亿钞票,3年做成中国最红的网站。”这是联想2000年进军互联网时发出的豪言。

1999年11月,联想集团发布了号称“因特网电脑”的天禧电脑之后,迅速得到了资本市场的热烈反应,联想的股价由7元左右一路上涨,春节后一度攀升至30港元以上。这给了联想集团推动FM365发展的强烈信心。

但就在柳传志感觉把握住了互联网脉搏的时候,在FM365推出前后,互联网泡沫从美国开始次第爆裂,并慢慢传导至中国。

这让联想对互联网的投入产生了犹疑,联想是1分钱1分钱把企业发展起来的,而网络公司则是1元钱1元钱地大把烧钱。实业起家的联想集团虽然口头上说会大把烧钱,但在谢霆锋广告旋风和收购赢时通之后,明显后继乏力。

联想不缺资金,因为在互联网泡沫高涨期,借着互联网战略的春风,2000年2月29日,联想集团及香港联想以每股33.75元出售及发行8500万股份,共集资港币28亿元。

联想此时仍然没有看透互联网的盈利模式,时任联想集团副总裁及信息服务事业部总经理的刘晓林对记者坦言,当时.COM的热潮对联想造成了一定压力,就好像说联想不做个网站隆重地推出是不合时宜的。

2001年3月,在北京举行的沟通会上,柳传志特意表示:“联想的互联网策略是想清楚了再做的,我们绝不会轻易放弃,更不会轻易把业务卖给别人”。

可FM365后续如何发展,联想仍没有想明白。想不明白就向别人学习,具有学习精神的联想人看了一圈当时在国内互联网领域崭露头角的新浪、搜狐、网易,这些网站几乎都师从一个对象——美国在线(AOL)。

据曾任FM365高管的方礼勇回忆,“2000年初,FM365还没有隆重推出的时候,联想就在考虑一件事情:怎么才能够做一个最领先的互联网业务。当时,全球的互联网领袖不多,其中一个是微软的MSN,另外一个是AOL。而雅虎由于和方正结盟,所以不在考虑之列。”

经过艰苦谈判,2001年6月,联想与AOL形成合作关系,具体形式是将FM365从联想分离出来,联想与AOL双方组成合资公司共同经营,AOL提供技术和资金,按照国家有关部门规定,AOL资金不会超过30%,FM365的目标是成为中国的AOL。

除了资金投入外,AOL当时收购了时代华纳,理论上拥有丰富的内容,在互联网内容还不丰富的当时,AOL是“内容为王”口号下的最有力的整合者。AOL当时看好联想家用PC拥有中国40%的市场份额,如果每台PC中均预置FM365,这会网住大部分家庭网络用户。此外,联想还拥有ISP牌照。

FM365的初期架构与AOL不谋而合,AOL当时是以“上网接入”方式,提供内容增值服务。用户按月付费得到一个账号,利用该账号从专用的客户端上网,客户端中集成了AOL提供的所有服务:新闻、娱乐、教育、财经、视频,搜索、邮件、聊天室、及时通讯、新闻组等等。合资后的FM365准备采用这种模式。“这个模式到现在看都似乎天衣无缝,在那个时候自然更是无可非议的。”2009年,方礼勇这样回忆。

“赚回了一些本儿”

“比起新浪、搜狐等网站学习、借鉴AOL的模式,我们才是最正宗的。”2002年8月的一天,联想翱龙公关部高级经理曲乐章这样说。

这个联想翱龙就是联想与AOL的合资公司,承接FM365的业务,翱龙显然是AOL的音译,名字起得不错。但合资后FM365的发展乏善可陈。

合资公司新招了一大批海归员工,其薪水较高,有的普通新员工薪资甚至高过部门经理,新老员工冲突不断。

“合资公司出现了致命的问题。核心的问题是:AOL要求的许可费高到了合资公司永远都无法赚钱的程度!而正是这些问题才导致了联想互联网战略的真正失败。”方礼勇这样回忆。

AOL自身经营状况在这段时间也遇到了麻烦,AOL一方面在并购时代华纳后,因磨合不畅而焦头烂额,另一方面,作为互联网泡沫爆裂的重灾区,AOL首当其冲,因此其总部有些自顾不暇。

互联网泡沫爆裂的影响也逐渐传导到作为互联网设备提供商的联想身上,就是说其主业受到了冲击。2001年二季度,联想电脑销量在在低位徘徊,他们做了系列促销,但效果不明显。这让联想公司上下都很焦急,在接下来的黄金季节暑期促销中,联想全员上阵,杨元庆亲自站柜台进行促销,但销售成绩仍然平平。“去年最混乱的时候是财年7、8、9月。4、5、6月的时候增长就已经放缓。我们感觉到了,也开始踩一点油门,但是还希望后面能够好起来。到了7、8、9月还是没见好转,当机立断,急踩了刹车。”2002年,杨元庆曾这样回忆。

联想开始了战线收缩,并开始了2001年11月1日的大裁员,FM365业务部门也在劫难逃,而且其裁员比列高达30%,高于整体的5%。联想对外提供的新闻稿宣称:“FM365人员调整的比例与其他部门不一样的原因是:FM365与AOL的合作进展顺利,原来的业务模式与今后的会有所不同,为了未来业务有更好的发展而做好准备,FM365的人员需要有所调整。”

此次裁员让FM365团队士气全无,网站内容也每况愈下,许多频道都是合作伙伴的链接,少有自己更新的原创内容。电子杂志、电子贺卡、名人聊天室、下载功能等相继停止服务。放在北京电信机房的大批服务器被撤了下来,网站占用的带宽也极速缩水。由于资源限制,网站的电子邮件系统和聊天室也出现了不稳定状况,主数据库连续出现了宕机现象。

两大股东皆对联想翱龙无心恋战,合作关系名存实亡。随后,联想开始从合资公司中撤出自己的员工和高管。联想与AOL当时的合约中有这样一项条款:“由于合资公司是在原来FM365的基础上建立的,因此双方都将按股份比例承担FM365过去的投入。”

因此,一位FM365的员工透露,“联想的这次撤出,不但没有亏钱,反而赚回了一些本儿”。

从2002年下半年开始,FM365逐渐淡出公众的视线,直到2004年元旦,FM365话题忽然一下子热了起来,但它是一种负面的影响,给联想公司带去了巨大的尴尬。

令人尴尬的域名

“FM365是联想的一个象征,曾经在互联网上投了很多钱。然后还和AOL合作。然后股市上又拿了很多钱,就是说这个要丢了,实在丢不起这个人,所以联想无论花多少钱,他都会要把这个域名拿回去。”《知识英雄》的作者刘韧曾这样评价联想FM365域名被抢注一事。

没落后的FM365网站漂流到2003年底时,遭遇严重的触礁。整个联想公司竟然没有人记得应该为fm365.com域名续费,结果到期被人抢注。当时媒体做出“联想阵地失守”、“互联网抛弃联想”的一系列报道。用一位业内人士的话就是,“联想实在是没法开口说话,他们太狼狈了。”

抢注的人是福建人蔡文胜。事关联想的颜面,联想高层紧急召开会议商讨对策,派出了谈判专家前往福建。蔡文胜回忆说“他们一开始来找我谈的时候都非常谨慎,事先都不敢表露他们是联想的,只是说协商能不能买这个域名。”有媒体说开出的价格是1百万元。

联想谈判专家的谈判功夫了得,最后竟然说服了蔡文胜将这个域名无偿地转让给联想。联想为了表示感谢,邀请蔡文胜去北京,在一干高管的陪同下,参观了联想总部。

也许蔡文胜和许多公众都想象联想拿回这个域名,会重整旗鼓。

但结果是冷藏数月后,FM3656被作价成无形资产,按占15%的比例与阳光传媒合资宽带媒体,新公司取名为“阳光365”。至此,曾在中国内互联网市场上显赫一时的FM365品牌,就此在人们的视野里消失。

联想在面向互联网时,干过的叶公好龙的事可不仅仅这一件,还有两次,一次是在上世纪末就投资了卓越网,而那时京东商城的创始人刘强东还在中关村站柜台。联想投身电子商务不可谓不早,可是,在2004年,联想为了筹资买下IBM弃若敝履的PC业务,把方兴未艾的卓越网卖给了亚马逊。

还有一次是联想起大早地进军手机业务,2000年8月前后,联想已把眼光投射到移动互联网,时为联想高级副总裁杨元庆声称公司在积极申请手机生产牌照。他说:“联想对单纯的手机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可移动上网的手机,还有可移动上网的掌上电脑。”这个眼光显然很超前,甚至看起来穿越到10年后的2010年,这一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方兴未艾。

联想的移动互联网先机,也在他们将手机业务卖出去又回购的折腾中丧失,他们今天勉力追赶的苹果iPhone,其雏形最早可追溯至2005年,比联想的移动互联网战略晚了近5年。

2009年底,联想回购手机业务时,杨元庆说“我要强调一下,这次联想回购的并非单纯的手机业务,而是移动互联网终端业务。”

结果怎样呢?

(家电网® HEA.CN)

责任编辑:编辑A组

家电网微博

热点推荐